葬經-內篇二 - 金玲雅居

國際名師線上親算

想跟老師即時對談?

請將金玲老師〔Master Jinlin〕加入臉書即可與老師 線上對談。English consultation is also available. Email ( [email protected] ) us for more detail.

以下您亦可以先參考一些我們的占卜案例,了解我們是如何為您服務的 !

本站贊助商

新增網頁1

內篇二

地勢原脈,山勢原骨,委蛇東西,或為南北。

平夷多土陡瀉,多石支之行,必認脊以為脈壟之行,則求石脊以為骨,其行度之勢,委蛇曲折千變萬,本無定式,大略與丘壟之骨,岡阜之支略同。

千尺為勢,百尺為形。

千尺言其遠,指一枝山之來勢也。百尺言其近,指一穴地之成形也。

勢來形止,是謂全氣。全氣之地,當葬其止。

原其遠勢之來,察其近形之止,形勢既順,則山水翕合,是為全氣之地。又當求其止處,而葬之。斯盡善矣!止之一字,最謂吃緊,世之葬者,不乏全氣之地。但於止處,則有昧焉耳。夫千里來龍,五尺入手,才差一指,盡廢前功。縱奇峰聳,拔秀水之玄,皆不為我用矣。若得其傳,知其止,則如數二三辨黑白。人或見其莽然,可左可右,可移可易,而不知中間自有一定不易之法。尺寸不可遷改者,指南雲:立穴若還裁不正,縱饒古地也徒然。高低深淺如葬誤,福變為災起禍愆。

宛委自複,回環重復。

宛委自複,指其勢而言。或順或逆,即委蛇東西,或為南北之意也。回環重復,以其形而論,層拱疊繞,即朝海拱辰之義也。全氣之地,其融結之情如此。

若踞而候也。

如人之踞然不動,而有所待然。

若攬而有也。

如貴人端坐,器具畢陳,攬之而有餘。

欲進而卻,欲止而深。

上句言擁衛之山,須得趨揖朝拱,不欲其潛逼、衝突,而不遜也。下句言儲蓄之水,必得止聚,淵澄不欲,其陡瀉反背而無情也。

來積止聚,沖陽和陰。

來山凝結,其氣積而不散。止水融會,其情聚而不流。斯乃陰陽交濟,山水沖和也。

土高水深,郁草茂林。

水深沈,則土壤高厚。氣沖和,則草木茂昌。程子曰:曷謂地之美,十色光潤,草木茂盛,乃其驗也。

 

貴若千乘,富如萬金。

氣像尊嚴,若千乘之貴,擁簇繁夥,猶萬金之富。

經曰:形止氣蓄,化生萬物,為上地也。

堂局完密,形穴止聚,則生氣藏蓄於中矣。善葬者囚其聚而乘之,則可以福。見在昌後裔,如萬物由此氣而成化育之功,故為蔔地。

地貴平夷,土二貴有支。

支龍貴平坦,夷曠為得支之正體,而上中複有支之紋理,平緩恬軟,不急不燥,則表裏相應,然卻有支體而得壟之情性者。直如擲槍,急如繃線,謂之倒火硬木,此陽中含陰也。法當避殺粘唇架折而葬。劉氏所謂直急則避,球而湊簷是也。陽者為弱,本宜湊人。奈何性急要縮下一二尺,緩其急性苟執。支法扡之則凶,此支龍之至,難體認者,故景純謂支龍之辨,蓋言此也。

支之所起,氣隨而始。支之所終,氣隨以鍾。

此言平支行度體段原其始,則氣勢隨之而行。乘其止,則氣脈因之而鍾。觀勢察脈,則可以知其氣之融結矣。

觀支之法,隱隱隆隆,微妙玄通,吉在其中。

隱隱有中之無也。隆隆無中之有也。其體段若盞中之酥,雲中之雁,灰中線路,草裏蛇蹤,生氣行乎其間,微妙隱伏而難見,然其吉,則無以加矣。

經曰:地有吉氣,土隨而起。支有止氣,水隨而比。勢順形動,回復始終。法葬其中,永吉無凶。

引經以明上丈支龍行度,言平夷之地,微露毛脊,圓肴如浮浮漚,如星如珠。方者如箱如印。長者如王尺,如蘆鞭。曲者如幾,如帶。方圓大小不等者,如龜魚、蛙蛤,是皆地之吉氣湧起。故土亦隨之而凸起,及其止也,則如雞窠旋螺之狀。言形止脈盡,而一水交度也。高水一寸,便可言山。低土一寸,便可言水。此支氣之止,與水朋比,而相為體用者也。勢順形動者,龍勢順伏而不反逆,局形活動而多盤旋,砂水鈎夾,回環重復,首尾無蔽,始終有情。依法自可扡穴。

山者,勢險而有也,法葬其所會。

山言壟也,勢雖險峻而其中複有不險之穴,但當求其止聚融會處而葬之,則善矣。蓋高壟之地,來勢高大,落勢雄壯,結勢亦且(缺)急此(缺)之(缺)也。卻有一等以隴為體,而得支之情性者。大山翔舞垂下,及至平地變為支體,謂之下山水。此陰中含陽也。若不識粘葬山麓,莫不以前拖平地為裀褥,豈知其勢未住,兩邊界水隨脈而行,平平隱伏,直至堂心;其脈始盡。天寶經曰:凡認脈情,看住絕水,若行時脈不歇,歇時須有小明堂,氣止水交方是穴。後面要金氣可乘,前頭要合水可泄。若還鑿腦而鑿胸,湊急傷尤匪。融結,此定穴之密語也。故當求其砂水會處,枕球而葬,陰肴為強固當縮下,奈何儉緩要插上七人寸;急其緩性名為湊交鬥煞。劉氏所謂;擺緩則人簷而湊球是也。苟執壟法扡之,則主敗絕。此又高隴之至,難體認者。

 

乘其所來。

言生氣之所從來因其來,而知其止.故葬者得以乘之,不使有分寸之違也。脈不離棺,棺不離脈,棺脈相就,剝花接木,法當就化,生腦上循,脈看下詳,認雞迹、蟹眼,三文名字,交牙、滴斷,或分十字,或不分十字,看他陰陽配與不配,及夫強弱,順逆,急緩,生死,浮沈,虛實,以定加減、饒借,內接生氣,外揚穢氣,內外符合,前後無蔽,始為真穴。一有不順、即花假矣!此乘生氣之要訣也。下言乘金,穴土義同。

審其所廢。

謂人首廢壞,真偽莫辨。故不得不詳加審察也。大無真未喪,則定穴易為力,但乘其來,即知其止。卻有一等不幸,為牛羊踐踏,上破下崩,歲久年深,或種作開墾,或前人謬扡,其旁園牆拜壇,不無晦蝕,或曾為居基,蓋低損高。或田家取土,鋤掘戕賊。而大八字與會魚不可得而移易。但要龍真局正,水淨砂明,當取前後左有四應證之。心目相度,酌量開井,無不得矣。蓋夫一氣化生,支壟隨氣而成。形質今既廢壤莫辨,故必十廢中審之,則凡所謂陰陽,剛柔,急緩,生死,浮沈,虛實之理,無不了然。既得其理,則倒杖之法,亦因之而定焉。

擇其所相。

謂審擇其所相輔於我者,法當於小八字,下看兩肩暗翊,肩高肩低以分陰陽,作用次視三分三合,崎急平緩,以別順逆,饒減。盡觀蟬翊之砂,蝦須之水,以定葬口。界限是皆左右之所相,苟失其道,則有破腮,翻斗,傷龍,傷穴,傷淺,傷深之患。故不得不詳加審擇也。下篇言相浮水印木義同。

避其所害。

渭避去死氣,以求生氣也。蓋穴中之氣,有刑有德。裁剪得法,則為生氣。一失其道,則為死氣,故不得不審而避之。何以言之避死挨生是也?如陽脈落穴以陰為生,陽為死。陰脈落穴以陽為生,陰為死。脈來邊厚邊薄,以薄為生,厚為死。雙脈一長一短,以短為生,長為死。一大一小,以小為生,大為死。以秀嫩,光淨,圓厚,湧動為生。枯老,臃腫,破碎、直硬為死。又或砂水之間,反翹,斜飛,直撞,刺射,皆為形煞。橫過之山,如槍如刀尖利,順水可收,拾為用者,用之可避,去者避之,此則以眼前之所見者,而論之也。又程子謂五患,劉氏謂四惡,皆在所當避也。

是以君子奪神功,改大命。

上文所謂乘審擇避,全憑眼力之巧,工力之具。趨全避缺,增高益下,微妙在智,觸類而長,玄通陰陽,功奪造化,及夫穴場一應作用,裁剪放送之法,皆是也。陳希夷先生曰:聖人執其樞機,秘其妙用,運於已心、行之於世,天命可移,神功可奪,歷數可變也。道不虛行,存乎人耳。

禍福不旋日。經曰:葬山之法,若呼吸中言應速也。

禍福之感召,捷於影響,能乘能審,能擇能避,隨其所感,否則為凶應矣。大要在分別陰陽以為先,務有純陰純陽,邊陰邊陽,上陽下陰兒陰下陽,陰交陽半,陽交陰半,強陽弱陰,老陽嫩陰,各有作法。陰來則陽受,陽來則陰作。或人簷而鬥球,或避球而湊簷、又有陽噓陰吸之不同。順中取逆,逆中取順,精有益粘,則正球順作,情在倚撞,則架折逆受。假若陰脈落穴,放棺饒過陽邊,惜陽氣一噓,其氣方生。陽脈落穴,放棺饒過陰邊;借陰氣一吸,其氣方成。所謂陽一噓,而萬物生。陰一吸,而萬物成是也。苟不識裁剪放送之法。當噓而吸,當吸而噓,宜順而逆,宜逆而順,及夫左右吞吐,深淺不知其訣,不能避殺挨生,則生變為殺,氣縱使高下無差,左右適宜,淺深合度,猶且不免於禍。況未當於理者乎!古歌門:若還差一指,如隔萬重山。良有以也。

山之不可葬者,五氣以生和,而童山不可葬也。

土色光潤,草木茂盛,為土之美。今童山粗頑,土脈枯槁,無發生沖和之氣,故不可葬。卻又有一等石山,文理溫潤,光如卵殼、草木不可立根,自然不産開井:而得五色土穴者,是又不可以重而棄之也。

氣因形來,而斷山不可葬也。

夫土者,氣之體。有土斯有氣,山既鑿斷,則生氣隔絕。不相接續,故不可葬。《青華秘髓》雲:一息不來身是殼,亦是此意。然與自然跌斷者,則義不相侔矣。

氣因土行,而石山不可葬也。

高壟之地,何莫非石。所謂山勢原骨。骨,即石也。石山行度,有何不可?惟融結之處,不宜有石耳。夫石之當忌者,焦膻而頑,麻燥而蘇,或不受鋤掘,火焰飛揚,肅煞之氣,含煙帶黑為凶也。其餘縱使有石,但使體質脆嫩,文理溫潤、顏色鮮明,則無不吉矣。又有奇形怪穴,隱于石間者,四畔皆石,子其中有土穴,取去土盡,始可容棺,又有頑石鑿開,而下有土穴,皆可入選,是未可以石為嫌也。

氣以勢止,而過山不可葬也。

此言橫龍滔滔競去,挽之不住,兩邊略有垂下,不過撓掉而已,氣因勢而止,穴因形而結,過山無情,其勢未止,其形未住,故不可葬。卻又有一等橫龍滴落,正龍腰落,及夫斬關為穴者,不同也。

氣以龍會,而獨山不可葬也。

支龍行度,兄弟同完,雌雄並出,及其上也,城郭完密,眾山翕集,方成吉穴。彼單山獨龍,孤露無情,故不可葬。卻又有一等支龍,不生手足,一起一伏,金水行度,跌露平,兩邊借外衛,送為養蔭,及其止也,雌雄交度,大江拱朝,或橫攔外陽,遠接在乎縹緲之間,縱有陰砂僅高一步,此又不可以孤露而棄之也。何以言之?蓋得水為上,藏風次之,所以為貴也。

經曰:童斷石過,獨生新凶而消已福。

此複證五凶之不可用也,凡此是無所(缺)適足以腐骨爛棺而已,主退敗,少亡,癆疾,久則歸於歇滅,可不慎哉?

上地之山,若伏若連,其原自天。

此言上地龍之行度體段也。大頓小伏,藕斷絲連,謂之脫卸,夫大地千百里行龍,其何可窮平?故遠若自天而來也。

若水之波。

此言隱伏于平洋大阪之間,一望渺無涯際,層層級級,若江面之水,微風蕩漾。則有輕波細紋,謂之行地水,微妙玄通,吉在其中矣。

若馬之馳。

若馬起若馬之奔騰,將欲如止,如馬之及廄。

其來若奔。

其來也賓士迅速,如使者之告捷。

其止若屍。

其止也若屍居不動,無複有去意。

若懷萬寶而燕息。

眾山朝揖,萬水翕聚,如貴人燕安休息珍(缺)富如萬金,若攬而有也。

若具萬善而潔齊。

明堂寬綽,池湖繚繞。左右前後眼界不空,若貴人坐定,珍撰畢陳,食前方丈也。

若橐之鼓。

橐乃無底囊,今煆者引風之具,即其類也。才經鼓動其氣,即盛言納氣之滿也。

若器之貯。

如器之盛物,滿而不溢,言氣之止聚也。

若龍若鸞,或騰或盤。

若龍之盤旋,鸞之飛騰。言其活動有婉蜒翔舞之體段,無破碎死蠢之形狀。

禽伏獸蹲,若萬乘之尊也。

來勢如虎出深林,自幽而漸顯,氣象蹲踞而雄壯,止勢如雁落平砂,自高而漸低,情意俯伏而馴順,氣象尊嚴擁護綿密,若萬乘之尊也。

天光發新。

眼界軒豁,氣象爽麗,神怕性悅,一部精神悉皆收攝。而納諸擴中,然而至理微妙,未易窺測,要令目擊,道存心領意會,非文字之可傳,口舌之可語也。《中庸》曰:人莫不飲食,鮮能知味也。

朝海拱辰。

如萬水之朝宗,眾星之拱極,枝葉之護花朵,廊廡之副廳堂,非有使之然者,乃一氣感召,有如是之翕合也。《易》雲:水流濕,火就燥,雲從龍,風從虎,聖人作而萬物睹其斯之謂歟。

龍虎抱衛,主客相迎。

凡真龍落處,左回右抱,前朝後擁,所以成其形局也。未有吉穴而無吉案,若龍虎抱衛而主客不相應,則為花假無疑。

四勢朝明,五害不親。

四勢即龍虎主客也。貴乎趨揖,朝拱,端嚴。而不欹側明淨,而不模糊情勢,如此烏有不吉,更欲不親五害。五害者,童、斷、石、獨、過也。

十一不具,是謂其次。

此特指上地而言、十中有一(缺)以為說,則世間無全地矣。非慨論也。海眼曰:篇中形勢二字,義己了然,可見勢在龍,而形在局。非俗人之所謂喝形也。奈何卑鄙之說,易惑人心,須至銅蔽。以訛傳訛,以盲誘育,無益反害,莫此為甚。總之道理,原屬廣大精微,古聖先賢原為格物致知窮理盡性,大學問今人只作籠利想,故不得不以術行耳,匪直今人之術不及古人,今人之用心,先不及古人之存心矣!奈何?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Powered by 金玲雅居 有任何諮詢問題請利用官方LINE加入好友聯繫 本站所有圖文接屬於乾坤門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金玲X居亦為金玲雅居網友熱搜字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