憾龍經-下卷 - 金玲雅居

國際名師線上親算

想跟老師即時對談?

請將金玲老師〔Master Jinlin〕加入臉書即可與老師 線上對談。English consultation is also available. Email ( [email protected] ) us for more detail.

以下您亦可以先參考一些我們的占卜案例,了解我們是如何為您服務的 !

本站贊助商

新增網頁1 新增網頁1

憾龍經 下 卷:

武曲星第六 :

武曲尊星性端莊,才離祖宗既高昂。星峰自與眾星別,不尖不園其體方。
高處定為頓笏樣,但是無腳生兩旁。如此星峰只一二,方岡之下如驅羊。
方岡或如四角張,帳中出帶微飛揚。飛揚要得穿帳去,帳上兩角隨身揚。
枝葉不多關峽少,卻有護衛隨身傍。帶旌帶節來擁護,旌節之峰多是雙。
更有刀劍同護送,刀劍送後前園岡。離蹤斷處多失脈,拋梭馬跡蜘蛛長。
梭中自有絲不斷,蜂腰過處多趨蹌。自是此星性尊貴,護衛重重來就體。
每逢跌斷過峽時,兩旁定有衣冠吏。衣冠之吏使園峰,兩邊有腳衛真龍。
若是獨行無護衛,定作神壇佛道宮。平行穿珠行數裏,忽然又作方峰起。
方峰直去如橋杠,背長頗類平尖貪。平尖貪狼如一字,生在山頂如臥蠶。
武曲橫從身中出,貪狼直去如僧參。夾輔護龍次第轉,真龍在內左右含。
此龍住處無高隴,間生窩穴隱深潭。獨在高山峽中者,穴落高岡似草庵。
四圍若高來擁護,前案朝迎亦高舞。卻作高穴象人形,按劍端莊似真武。
此龍若行三十裏,內起方峰只三四。峰峰端正方於長,不肯欹斜失尊體。
峰上忽然生折痕,此與廉貞何以異。凡起星峰不許斜,更嫌生腳照他家。
端峰若生四花穴,花穴端嚴要君別。真龍直去向前行,四向漫成龍虎穴。
此是武曲鉗峽來,間氣來此偶生峽。此龍誤了多少人,反來此處說真形。
要識四花穿心過,但看護衛不曾停。尊星自有尊星體,方正如屏將相位。
武曲行龍少鬼劫,蓋緣兩傍多羅列。小公分處夾龍行,不肯單行走空缺。
小公分去亂生枝,枝葉雖多夾水隨。護龍亦自有背面,背後如壁面平夷。
平夷便是貼龍體,龍過之時形怪異。不起園峰即馬旗,攢劍蟠龍歸此地。
護衛纏繞如打圍,重重包裹外山歸。至令武曲少關峽,護送無容左右離。
明堂斷定無陡瀉,橫案重重拜舞低。平貪覆巨似武曲,尖園方整不能齊。
三星尖園方整處,向此辨別無狐疑。識龍須識辨疑處,識得真龍是聖師。

破軍星第七 :

破軍星峰如走旗,前頭高卓尾後低。兩傍失險落坑陷,壁立側裂形傾欹。
不知此星出六府,上有三台為遠祖。然後生出六曜星,貪巨祿文兼武輔。
三台星辰號三階,六星兩兩魚眼挨。雙尖雙園雙方樣,卻在高頂雙安排。
雙尖定出貪狼去,方圓生出武巨來。上臺中台下臺出,行到六府文昌台。
文昌六星如偃月,穿排六星似環玦。平頂上頭生六星,六處微堆作凹凸。
凹中微起似六星,生出九星若排列。破軍受變九星殊,逐位生峰形象奇。
山形在地星在天,星氣下感禍福依。真星頓起真形了,枝葉皆是破祿隨。
真星雖雲有三吉,三吉之餘有輔弼。不知三吉不常生,百處觀來無一實。
蓋緣不識破軍星,只說走旗拖尾出。走旗拖尾是真形,若出尊星形變生。
與君細論破軍體,逐一隨星種類名。貪狼破軍如頓旗,一層一級如天梯。
頂尖沖前有岩穴,伸頸猶如雞作啼。頂頭有帶下岩去,引到平處如珠絲。
欲斷不斷馬蹄過,東西隱隱梭絲垂。三吉之星總如此,名為吉破地相宜。
過坪過水皆如此,定有泉塘兩夾隨。貪下破軍巨門去,去為垣局不須疑。
巨門破軍裂十字,頂上微園欹側取。勢如啄木上高枝,直上高崖石嘴露。
此星出龍生鼎足,爪甲巉岩若雞爪。此龍富貴生王侯,五換六移出宰輔。
祿存破軍在平頂,兩脅蛇行肋微露。前如大木倒懸岩,獨幹生枝葉無數。
葉中生出嫩枝條,又作高峰下坪去。當知為穴亦不遠,護送不來作神宇。
破軍廉貞高崔巍,水流關峽聲如雷。武曲破如破廚櫃,身形臃腫崩傾勢。
前頭走出鵝伸頸,嶺上下來如象鼻。一高一下腳不尖,作穴乳頭出富貴。
輔星破軍如襆頭,兩傍有腳如拋毬。弼星破軍如鯉躍,行到坪中亦時卓。
三三兩兩坪中行,直出身來橫布腳。為神為廟為富貴,只看纏護細斟酌。
纏多便是富貴龍,纏少只為鐘鼓閣。九星皆有破祿文,三吉之形輔弼尊。
平行穿珠巨門祿,關棹尖拖是破軍。吉星之下無不吉,凶星之下凶所存。
況是凶龍不為穴,只是閑行引過身。縱然有穴必是假,假穴如何保久寸。
時師只說尋龍脈,來此峽內空低蹲。便指纏護為積氣,或有遠秀出他村。
便說朝山朝水好,下了凶事自入門。只緣不識真龍性,前面必出星辰尊。
尊星活了死龍骨,換去破軍廉祿文。破軍忽然橫開帳,帳裏戈旗出生旺。
此龍出作將軍形,前遇溪流為甲仗。破祿形象最為多,枝蔓懸延氣少和。
不為尖刀即劍戟,不作蛇行即拋梭。出逢六秀方位上,上與六氣橫天河。
六氣變生生六秀,凶星到此亦消磨。兇氣消磨生吉氣,定有星辰巨浪波。
此是神仙絕妙法,不比尋常格地羅。與君略舉大形勢,舉目一望江山助。
天下江山萬里遙,我見破軍到處是。祿存文曲輔弼星,低小山形總相類。
只有高山形象殊,略舉大綱與君議。昆侖山腳出真顏,枝枝腳是破軍山。
連縣走出瀚海北,風俗強悍人粗頑。生兒三歲學騎射,骨鯁剛方是此間。
山來隴右尖如削,儘是狼峰高更卓。此處如何不出文,只為峰多反成濁。
高山大隴峰多尖,不似平原一錐卓。行行退卻大散關,百二河山在彼間。
大纏大護到函谷,水出黃河如闕環。低平漸漸出熊耳,萬里平原似如砥。
大樑形勢亦無山,到此尋龍何處是。識得星峰是等閒,平處尋龍最是難。
若無河海與淮漢,渺渺茫茫不見由。河流衝擊山斷絕,即無石骨又無脈。
君若到彼說星峰,一句不容三寸舌。黃河在北大江南,兩水夾行勢不絕。
行到背面忽起峰,兗州東嶽插天雄。分枝劈脈鐘靈氣,聖賢多在魯邦中。
自古英雄處西北,西北龍神少人識。紫微垣局太微宮,天市天垣太行東。
南龍高枝過蔥嶺,黑鐵二山雪峰盛。分出秦川及漢川,五嶺分星入桂連。
山行有斷脈不斷,直至江陰大海邊。海門旺氣連閩越,南水兩夾同抱纏。
此是海門南脈絡,貨財文武相交錯。何處是貪何處文,何處認辯武曲尊。
尋龍望氣先尋脈,雲霧多生是龍脊。春夏之交與二分,夜望雲霓生處覓。
雲霓光生絕高頂,此是龍樓寶殿定。大脊微微雲自生,霧氣如多反難證。
先尋龍氣識正龍,卻是枝龍觀遠應。此是神仙尋地法,百里羅城不為迥。
如此然後論九星,要識九星觀正形。因就正龍行腳處,認取破祿中間行。
天下山山有破祿,破祿交橫有地軸。祿存無祿只為關,破軍不破只為欄。
關攔之山作水口,必有羅星生水間。大河之中有砥柱,四川之口生灎澦。
大孤小孤彭蠡前,採石金山作門戶。更有焦山羅刹石,雖是羅星門不固。
此是大尋羅星法,識者便知愚者誤。吾若論及破軍星,多是引龍兼作護。
大龍須論大破軍,小龍夾亂破祿文。廉貞多是作龍祖,輔弼隨龍富貴分。
廉貞若高龍不出,只是為應兼為門。請君看此州縣間,何處不生水口山。
水口關攔皆破祿,無腳交牙如疊環。或有橫山如臥虎,或作重重如瓜瓠。
禹整龍門透大河,便是當年關水處。太行走出河中府,河北河南關兩所。
大河北來曲射東,西山枕水如眠龍。馬耳山枕大江口,絕無腳手為神妙。
靈壁山來截淮河,更無一腳如橫戈。海門二山鎖二浙,兩山相合如環玦。
文廉生腳鎖溜流,橫在水中為兩截。大關大鎖數十重,定有羅星橫截氣。
截在江河不許流,關內不知多少地。小羅小鎖及小關,一州一縣須有攔。
十攔十鎖百十裏,定有王侯居此間。鄉羅羅星小關鎖,枕水如戈石橫臥。
但看無腳是關攔,重數多少分將佐。君如能識水口山,並識天戈並祿破。

 

左輔星第八 :

左輔正形如襆頭,前高後低大小球。伸舒腰長如杖鼓,後大前小駝峰侔。
一有兩腳平行去,或在武曲左右遊。此龍如何近武曲,自是分宗為伯叔。
分宗定做兩貴龍,此與他星事不同。武曲兩傍必生輔,不使他星變形去。
左輔自有左輔形,方峰之下如卓釜。此是武曲輔星形,若是真輔不如此。
真輔自作貴龍身,襆頭橫眠高低去。高頂高峰園落峰,低處低落肩項園。
忽然堆起如螺卵,又如梨栗堆簇繁。嶺上累累山結頂,斷定前頭深如垣。
要知此星名侍衛,如到垣中最為貴。東華西華門水橫,水外四圍列峰位。
此是垣前執法星,卻分左右為兵衛。方正之垣號大微,垣有四門號天市。
紫微垣外前後門,華蓋三台前後衛。中有過水名禦溝,抱城屈曲中間流。
紫薇垣內星辰足,天市大微少全局。朝迎未必皆真形,朝海拱辰勢如簇。
千山萬水皆大朝,入到懷中九回曲。入垣輔弼形微細,隱隱微微在平地。
右衛左衛星傍羅,輔在垣中為近侍。右弼一星本無形,是以名為隱曜星。
隨龍剝換隱跡去,脈跡便是隱曜行。只緣飛宮有九曜,因此強名右弼星。
天下尋輔知幾處,河北河南只三四。更有終南泰華龍,出沒為垣盡如此。
南來莫錯認南嶽,雖有輔星垣氣弱。卻有回龍輔大江,水口三峰卓如削。
北冀燕雲多輔星,又隨寨垣入沙漠。兩京嵩山最難尋,已被前人曾妄作。
東西垣局並長江,中有黃河入水長。後山屏障如負扆,不瞰秦淮枕水鄉。
輔弼隱曜入大樑,卻是英雄古戰場。大河九曲曲中有,輔弼九曲分入首。
夫人識得左輔星,識得之時莫開口。如何識得左輔星,次第生峰無雜形。
天門上頭生寶殿,寶殿引出龍樓橫。樓上千萬尋池水,水是真龍樓上氣。
兩池夾出龍脊高,池若傾崩非大地。池中石是輔弼星,無跡便是隱曜行。
縱然不大也節鉞,巨浪重重不堪說。巨浪有帳帳有杠,杠曲生峰巧如玦。
杠星便是華蓋柄,曲處生峰來作證。證出貪巨祿文廉,武破周而復始定。
天門直指破軍路,此是天門龍出序。若出天門是正龍,不出天門形不具。
一形不具便減力,次第排來君莫誤。自貪至破為次第,顛倒亂行名失序。
一剝一換尋斷處,斷處兩傍生擁護。旌幢行有蓋天旗,旗似破軍或斜去。
看他橫帶入巨浪,浪滾一峰名出帳。帳中過處中央行,不出中央不入相。
星辰具備入垣時,怪怪奇奇合天象。我到京師驗前說,帝垣果有星羅列。
南北雖短東西長,東華水繞西華岡。水從闕口複來朝,九曲九回朝帝闕。
前星儼若在南上,周召到此觀天象。上了南岡望北岡,聖人卜宅分陰陽。
北岡峙立天門上,分作長垣在兩傍。垣上兩邊分九個,兩垣夾帶帝中央。
要識垣上有帝星,皇都坐定甚分明。君若要識左輔宿,凡入皇都辯垣局。
重重圍繞八九重,九重之外尤重複。重山複嶺看輔星,高山頂上襆頭橫。
低處恰似千官入,戴弁橫班如覆笠。仔細觀來真不同,應是為垣皆富局。
輔為上相弼次相,破祿宿衛廉次將。文曲分明是後宮,巨門貪狼帝星樣。
更有武曲最尊貴,喚作極星事非誑。三垣各有垣內星,凡是星峰皆內向。
垣星本不許人知,若不明言恐世迷。只到京師君便識,重重外衛內垣平。
此龍不許時人識,留與皇朝鎮家國。請從九曜尋剝龍,剝盡粗龍尋細跡。
要識真龍真輔相,只看高低襆頭樣。若是輔星自作龍,隱行不識真氣象。
若還三吉去作龍,隨龍變形卻不同。貪狼厭尖品字立,武曲方圓三個峰。
三峰節節隨身轉,中有一峰是正面。兩傍夾者是輔弼,大小尖園要君辯。
此龍初發在高山,高處生峰亦生瓣。有瓣須明似襆頭,滾滾低來是輥球。
平行鯉鯽露脊背,有腳橫排入覆笠。若是降樓並下殿,節節入樓下剝換。
貪下剝換入拋球,尖處帶腳如龜浮。此是下嶺方如此,上嶺逆行推覆舟。
尖園若是品字立,世人誤作三台求。祿存剝換蜈蚣節,微微短腳身邊列。
文曲梭中帶線行,曲曲飛梭巧藏跡。廉下變為梳齒形,梳齒中央引龍出。
武曲襆頭無改換,行到平中斷複斷。破軍之下夾兩槍,若作天戈如走電。
亂行失序出頭來,又似虎狼行帶箭。纏多便作吉龍斷,若是無纏為道院。

 

右弼星第九 :

弼星本來無正形,形隨八星高低生。要識弼星正形處,八星斷處隱藏形。
隱藏是形名隱曜,此是弼星真要妙。拋梭馬跡線如絲,蜘蛛過水上灘魚。
驚蛇入草失行蹤,斷脈斷跡尋來無。每自隨星作過脈,脈是尊星名右弼。
左為輔星右弼星,左右隨龍身上行。行龍之時有輔弼,變換隨龍看蹤跡。
君如識得右弼星,每到垣中多失蹤。剝龍失脈失蹤時,地上朱弦琴背覓。
若識弼星隱曜宮,處處觀來皆是吉。此星多吉少傍凶,凶蓋為藏形本無。
藏形之時形藏煞,卻是地中暗來脈。北地平洋千百程,不然彼地都是弼。
坪中還有水流坡,高水一寸即是阿。只為時師眼力淺,到彼茫然無奈何。
便雲無處尋蹤跡,直到有山方認得。如此之人豈可言,有穴在平原自失。
只來山上覓龍虎,又要公頭始雲吉。不知山窮落平處,穴在平中貴無敵。
癡師誤了幾多人,要道葬埋要卑濕。不如穴在水中者,更是難憑怕泉積。
蓋緣水漲在中央,水退即同幹地方。且土兩淮平似掌,也有軍州落巢瀝。
也有英雄在彼中,豈無墳墓玉宮室。只將水注與水流,兩水夾流是龍脊。
非惟弼曜在其中,八曜入平皆有蹤。前篇有時說平處,平裏貪狼皆一同。
時師識盡真龍脈,方知富貴與興隆。圍龍忽然拖長腳,恐是鬼龍如覆杓。
覆箕覆掌是鬼龍,漫來此處說真蹤。請君細看前頭穴,莫要參前失後空。
問君如何知我落,看他尾後園峰作。問君如何知我行,尾星搖動不曾停。
前官後鬼須細辨,鬼克我身居後面。官星克我在前朝,此是龍家官鬼現。
真龍落處陰陽亂,五行官鬼無相戰。水龍剝作火龍出,鬼在後頭官出面。
坎山來龍作午丁,卻把地羅差似轉。此是陰陽論五行,不似龍家官鬼辨。
龍家不要論五行,且從龍上看分踭。踭龍奪脈是鬼氣,鬼氣不歸龍尚行。
大抵真龍無鬼山,有鬼不出半里間。橫龍出穴必有鬼,送跳翻身穴後環。
鬼星若長奪我氣,鬼短貼身如抱攔。問君如何謂之鬼,主山背後撐者是。
分枝劈脈不回頭,奪我正身少全氣。真龍穴後如有鬼,山短枝長為雉尾。
此是真龍穴後星,星辰也有尖園體。正龍穴後若有鬼,雙雙回頭來護衛。
若不回頭衛本身,此是空亡歇滅地。問君何者是空亡,穴後卷空仰瓦勢。
便從鬼上細尋覓,鬼山星峰少收拾。真龍身上護衛多,山山多情來拱揖。
護衛貼體不敢離,中有泉池暗流入。要識真龍鬼山短,緣有纏龍在後段。
即有纏龍貼護身,不許鬼山空散漫。鬼山直去投江河,此龍纏護散亂多。
如戈如矛亂走去,包裹無由奈他何。龍若無纏又無送,縱有真龍不堪用。
護纏多愛到穴前,三重五重福綿延。一重護衛一代富,護衛十重宰相地。
兩重也作典專城,一重只出承輔尉。鬼山亦自有真形,形隨三吉輔弼生。
九星皆有鬼形樣,不類本身不入相。貪狼鬼星必尖小,巨門鬼星枝葉少。
多作園峰覆勺形,撐住在後最為妙。巨為墜珠玉枕形,貪作天梯背後生。
一層一級漸低小,雖然有 腳無橫行。武曲多為小橫嶺,托後如屏玉幾正。
弼星作鬼如圍屏,或從龍虎後橫生。橫生瓜瓠抱穴後,金鬥玉印盤龍形。
輔星多為獨節鬼,三對平如寫王字。三對兩對相並行,曲轉護身皆有意。
破祿廉文本是鬼,不必問他穴後星。破祿廉文多作關,近關大闊為散關。
關門定局有大小,破祿二星多外攔。祿存無祿作神壇,破軍不破為近關。
善論大地論關局,關局大小水口山。鬼山多向橫龍作,正龍多是平地落。
平地多如蜈蚣行,腳長便如橈棹行。停棹向前穴即近,撥棹向後龍未停。
橈棹向前忽峰起,定有真龍居此地。只看護托回轉時,朝揖在前拜真氣。
大抵九星皆有鬼,相類相如各有四。四九三十六鬼形,識鬼便是識龍精。
問君如何謂之鬼,主山後面有餘氣。問君如何謂之官,朝山背後逆拖山。
此是朝山有餘氣,與我穴後鬼一般。官星在前鬼在後,官要回頭鬼要就。
官不回頭鬼不就,只是虛拋無落首。龍虎背後有衣裙,此是關攔拜舞袖。
雖然有袖穴不見,官不離鄉任何受。真氣聚處看明堂,明堂裏面要平陽。
明堂裏面停瀦水,第一寬平始為貴。側裂傾摧撞射面,急瀉崩騰非吉地。
明堂裏面分公位,公位真在明堂裏。請君未斷左右山,先向明堂觀水勢。
明堂也有如鍋底,橫號金船龍虎裏。直號天心曲禦街,焉蹄直兮有曲勢。
明堂要似蓮花水,蕩歸左位長公起。蕩歸右位小公興,若居中心諸位貴。
大抵明堂橫為貴,其次之元關鎖是。蕩蕩直去不回頭,雖似禦街非吉地。
明堂要似衣領會,左鈕右繢方為貴。或是田堘與山腳,如此關攔真可喜。
忽然前面無關攔,水劫風吹非吉利。請君來此細消詳,更分後鬼與前官。
左脅生來執笏樣,右脅生來魚袋形。方長為象短為水,小乃是金肥是銀。
看此樣形尋局勢,中間乳穴是為真。賜帶鬼形如瓜瓠,二條連移左轉去。
回頭貼來侍從官,前案橫交金玉盤。玉盤賜將金盤相,左右是人心眼上。
重數如多賜亦多,一重未許金犀磨。二重是犀三金帶,橫轉穴前官轉大。
子孫三代垂魚袋,右上三魚虎身外。三代子孫袋賜金,三重橫盤龍外尋。
四重既是賜金玉,重數如多福澤深。此是龍家賜帶鬼,莫將龍向左邊臨。
玉幾方屏武曲形,身後是幾幾外屏。幾屏須要問先後,未有屏先幾後生。
幾屏如在後頭托,此是公侯將相庭。

九星變穴第十 :

貪狼作穴是乳頭,巨門作穴窩中求。武曲作穴釵鉗覓,祿廉梳齒犁鐴頭。
文曲穴來坪裏作,高處亦是掌心落。破軍作穴似戈矛,身傍左右手皆收。
定有兩山接護轉,不然一水過橫流。輔星正穴燕巢仰,若在高山掛燈樣。
落在低平是雞窠,縱有園頭亦凹象。此是剝換尋星穴,尋穴隨龍細辨別。
龍若真時穴亦真,龍不真兮少真穴。尋龍雖易裁穴難,只為時人味剝山。
剝龍換骨星變易,識得疑龍穴不難。古人望龍知正穴,蓋將識龍尋換節。
識得龍家換骨星,富貴令人無歇滅。 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Powered by 金玲雅居 有任何諮詢問題請利用官方LINE加入好友聯繫 本站所有圖文接屬於乾坤門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金玲X居亦為金玲雅居網友熱搜字詞.